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  • 2020-06-17
  • 518

和一位同事闲聊的时候,听说新加坡分公司空缺了一个职位。

我问他,「这幺好的机会为什幺你不想去?」

他说:「因为我在上海已经有房有车了。」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这句话很刺人,但是也很现实。

我的很多同龄人刚毕业的时候,已经用家里的钱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套房子。我却因为家境平平而拿不出那一份首付。

所以我很努力地工作希望可以赚到第一笔三十万……可等到三年后我存够了那三十万,我心仪的房子却已经翻了五倍。

我再也买不起公司附近的那一套小小的70平两室一厅,

而连郊区的一栋同样大小的房子。

首付我依然无望。

这就是我很朴质地来新加坡的原因。

——已经无路可退,也不能更穷了。

出国大约是我唯一一个,可以重新赶上同龄人的机会。

那一年,我刚新婚。

裸婚是我这一辈子都愧疚我妻子的一件事儿。

在其他人都风光大办酒席举行婚礼的时候,我只是和她在双方父母的家乡,简单地宴请了一桌亲戚。

4000人民币一对的铂金戒指,

还有5天6晚的青岛蜜月游,

就是我婚礼的全部程式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没有所谓的婚房,

仍然和另外一对小夫妻合住,

也更不可能有什幺车,

每天步行15分钟去地铁,再花1小时赶到彼此的公司。

这样的婚姻,她也并没有抱怨过什幺。

我已经忘记踌躇了多久,才和她说了这个决定。

但她却很兴奋地支持了我:「年轻的时候有机会去国外看看真好,幸好没买房,要不然现在可就捨不得走了。」

她是我见过最会安慰人的女孩。

我这一辈子,都会记得那一刻,她眼光带泪,却仍然佯装兴奋的表情。

三个月后,

我登上了飞往新加坡的飞机。

行李并没有什幺东西,在这四季都是夏天的国度,并不需要太多的随身衣物,

但我却觉得箱子沉甸甸的,因为装着我和我妻子的梦想。

如果说在那个时代有什幺要感谢的,那一定就是微信了。

在新加坡的那些日子,我每天下班回家,都会打开微信和老婆聊一会儿工作和生活的琐事儿,

然后继续开着视频聊天各干各的事儿。

我打魔兽世界,

她刷她的韩剧。

10点半準时互道晚安下线睡觉,

就可以假装我们还生活在一个屋檐下。

我们也商量过让她也来新加坡。

我是EP,她有DP的身份,长期留下来慢慢找工作也是可以的。

但是她的行业是法律,

中国和新加坡的法律体系截然不同,

这意味着她一切都要从头来过,

她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心理準备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我们就保持这样的节奏过着两地婚姻的日子,但这种平衡并不能过太久。

双方家长都觉得我们这样的生活太不符合常理。

「什幺时候要个孩子?」成为了和家长通话时候,最频繁出现的问题。

我知道这不是要孩子的最好时候,

我们刚25岁,并不用着急。

两人也分居两地,要孩子不现实。

但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,我还是屈服了。

妻子对我说,「早生不如晚生,他们说的很对。」

于是我信了,觉得这时候有个孩子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2013年春节期间怀上的。

知道消息的时候,伴随而来的不是兴奋,而是担忧。

她一个人在上海,一边工作一边怀孕。

更何况,她身体底子本来就不是很好,医生在症断出怀孕的时候,同时也给了另外一个结果:

「先兆性流产」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她在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哭了。

虽然孩子刚在她的肚子里1个多月,

母爱的天性却让她本能地想要留住。

我想回上海照顾她,但是年假已经在春节用光了。

我没办法回,没办法陪她度过头三个月的危险期。

「多喝点豆浆……」我在微信上对她说。

我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,

只能用如此无力的劝慰叮嘱她。

我知道,这远隔千山万水的嘱咐,

远不如一个拥抱来得温暖。

身在新加坡炎热的下午三点,

我却能感觉到妻子那边乍暖还寒的三月,春风仍然冷冽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她很小心地保胎,

每週五天工作日,有三天都基本躺在床上不敢动弹。

这样胆战心惊的日子也没能坚持太久,

就在快要三个月的时候,她流产了。

消息是我妈简讯告诉我的,

我发微信、打电话,妻子都不回不接。

三天后,瘦了一圈儿的她才和我在出事后第一次通了视频聊天。

她看起来很憔悴,但通话的期间,却从头到尾都没哭,

我想她一定是等眼泪哭干了,才拨通了这个视频通话。

我对她说,「我想回国」。

她点头说,「好,新加坡的确太热了,饭也不好吃,你都瘦了。」

她在这个时候,

仍然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心情。

当年说走的是我,

如今说回的也是我,

但她却都包容着为我找到了全身而退的理由。

但就在我準备第二天去和公司申请调回上海的时候。

「再坚持坚持吧,孩子都没了,你就可以再放手打拚打拚了。」

她是最懂我的女人,

无论是我说出口的,还是没有说出口的,她都能感觉得到。

我的确不想就这样离开新加坡,

我来这里快一年了,马上就能申请PR。

申请了之后就可以买一套组屋,就可以让我和妻子在国外有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我想让我的妻子居有其屋,

想让她和我踏踏实实地过一辈子。

所以我不想走,

那就再坚持坚持,再坚持一下……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2013年7月,

我第一次提交PR申请。

还给她定了金沙的三天酒店,

让她来这里好好旅游度假。

她很兴奋,

下飞机的时候几乎是飞奔着扑进了我的怀抱,

一路上她看着窗外和上海截然不同的热带树木,

叽叽喳喳地和我说个不停。

她说这里的空气有一股咖喱的味道,

她说她要在金沙无边游泳池拍美美的照片,

她说她列了10条必须在新加坡做的事情想和我一起完成。

当我们入住金沙那间不大的客房,

她打开落地玻璃门,站在种满三角梅的阳台上,

沖着下方穿梭的汽车大声喊,

「新加坡,我来啦!」

我似乎又看见了大学联谊会上那个充满青春活力、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她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但那一年我的公司的顶头上司换了一个印度人。

突然的人事变动让不少同事纷纷离职,

新员工大多是印度老闆的旧部。

我们这些中国人的处境每况愈下,不仅升职加薪的希望渺茫。

工作更是繁忙到超负荷。

即便是在妻子来这儿度假的时候,

我也不断地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,让我不得不回去继续加班工作。

三天的假期很快结束了,

我只陪她逛了半天的圣淘沙,

甚至连金沙顶层的无边游泳池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。

我目送她上飞机,

离别的时候,她第一次没有说那些甜蜜而宽慰人的话,

她说:「老公拜拜,下飞机我会给你发短消息」。

很短,让我感觉到异常地冷淡。

我知道我亏欠她很多,异国奋斗的日子我给不了她陪伴。

长期分居两地让我们疏远地无话可谈。

孩子没了的时候是她一个人在国内孤零零的哭泣悲伤。

而现在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度假时光,我也让各种工作和琐事充满佔据。

我不敢离职。

为了那张PR我只能继续留在这家公司,我彷彿陷入了一个巨大的网,想要挣脱出来,却无能为力。

五个多小时候,她在中国落地。

微信给我发了一条「我到了」。

然后我看见了她朋友圈的更新,一张她穿着游泳衣坐在金沙无边游泳池白色沙发上的照片。

我不知道是谁给她照的,但她仍然笑的阳光灿烂,把一切生活的孤独和心酸都藏在了背后。

「你们觉得新加坡美吗?」她在文字里这样问。

我看到了下面那些熟悉的朋友点赞留言,都是羡慕之情。

只有我知道,她那句问话,是真的不确定。

这个国家很美,但对于我们这样的国外打工仔来说,现实却并不如朋友圈秀出的那样美好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我们的生活中,似乎有些味道变了。

因为工作太忙,我常晚上十点才到家,

短短几句语音问候后就匆匆上床睡觉。

时间或许并没有削弱我们彼此的爱,却削弱了我们对彼此的依赖。

让我们更加独立。

却也让我们更加冷漠。

2014年的5月,我的PR被拒了。

在刚开始等待的前三个月我们都抱着一丝的希望。

可等待到十个月的时候,

其实彼此都知道Reject是无法逃避的结果。

「不要紧,说不定明天就过了呢!」妻子这幺安慰我,一遍又一遍。

而等到那年的5月21日,看到被Reject的时候,我仍然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。

一个月之后,妻子从律师事务所离职

当时她在商业专利方面的业务已经做的很好,业内小有名气,工资也非常可观。

但她却对我说:「听说家庭一起申请PR更容易通过,那我就过来吧。」

其实谁都知道她来了新加坡,在国内的那些人脉、成就,都要推倒重来。

但她仍然不顾同事和朋友们的反对,向公司提交了辞呈。

她做好了重新来过的打算,

却不明白有时候并没有重来的机会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刚来新加坡的三个月内,她疯狂投简历、找工作、面试,

但却因为身份的原因和语言不过关而屡屡被拒。

每天晚上她都会拉着我类比面试的各种问题,

和我讲述她今天在面试中如何应答的细节,

但这似乎也并没有给她的面试增加太多的成功几率。

她没有等来被录用的好消息,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石沉大海后,变得越来越沉默。

她不再和我模拟问答、也不再分享她今天的面试经历。

她的朋友圈从每天发励志动态,变得更新频率越来越低,最后,彻底消失了蹤迹。

后来,她屈服了。

通过朋友的介绍,找了一个华语学校教课的工作,一个月1800新币。

「从头来过总比宅在家里要好,乘以五到手9000人民币,还不用交什幺税。」她在找到工作的那一天对我说。

道理讲得那幺透彻,现实却令人那幺心酸。

在国内那幺优秀的一个姑娘,却要为了家庭在国外放弃她曾经拥有的风光。

或许每个人对生活的追求都不同,对于幸福的定义也不同,但我却知道,这样的生活她并不幸福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2015年的1月,她过去的同事来新加坡出差,她们在乌节路吃了顿饭。

我不敢问她吃饭的情况,因为她明显看起来很不开心。

她不愿意将自己的现状发在朋友圈,她销声匿迹地彷彿想把自己藏起来。

而这次见面,似乎将她生生扯出了那个凭空创造的安全空间,暴露在现实面前。

熄灯睡觉的时候我听见她偷偷哭。

我知道她伤心些什幺,但我感到很无力。无力改变她的现状,又无法摆脱我自身的困境。

我不敢安慰她,怕扯开这层纸触及到的不仅仅是她的痛苦,也有我的无奈。

有人说,生活就在不断重複和丧失激情的那一刻死去。

我们虽然在一起团聚,虽然在一起「奋斗」,却似乎在2015年失去了「生活」。

2015年10月我们第二次申请PR,

十个月后再次被拒。

那一天晚上,我和往常一样打开网站看申请PR的审批状态,

当Rejected的字眼跳入我的眼中。

我第一情绪竟然不是失望,而是突然想到了我和我妻子蜜月旅行时,在青岛吃过的烤肉串。

已经有多久,我没有和妻子一起旅行过了?

又有多久,没有和她为了寻觅一串美食而大街小巷乱串了?

我期待着拿到PR之后,一切都会有所改变。

可是,为了这样一个PR,我究竟失去的是什幺?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那一天夜里我几乎彻夜未眠,第二天我联繫了所有过去离职的同事、我认识的猎头、询问了我熟悉的客户。

曾经为了PR,我蜷缩在这个公司不敢动弹,恐惧变化带来的危机,而让自己陷入裹足不前的困境。

而那一天,这样一个简单的Rejected的单词,彷彿拒绝的不是我PR的申请,而是我对生活冷漠麻木的态度。

我花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去了解除了程式设计以外,这个市场的趋势和发展,

寻求更多的人脉给我指明方向,

终于一位离职的前上司邀请我去他的公司,一起发展新的业务。

这是一项全新的业务,

在2016年很多团队仍然陷在App红海中厮杀的时候。

他已经将目光转向了垂直市场的管道铺设。

更重要的是,他是一个极富人性的上司。

在他的团队中,追求的不再是「用加班表现自己勤奋」的文化,而是方向明确、效率为上的工作方式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我的工资并没有明显的提升,

但我却能够按时回家和妻子吃晚饭。

我晚上回到家不再窝在电脑前看电影,而是计画和妻子出门旅游。

我不再忙碌到毫无时间消费我的年假,而是和她去了马来西亚的榴槤园吃榴槤,去巴淡岛看日落,去麻六甲逛荷兰风情的小镇。

我想,与其等到PR之后再去实现那些所谓的「梦想」。

不如现在,就好好珍惜这个,为了我和家庭而牺牲太多的女人。

2017年的3月,我们再一次提交了PR申请,

这一次,似乎已经没有曾经那幺期待。

我们渴望PR,有时候已经不再是渴望那份所谓的「福利」,

而是自由选择的机会,和融入新加坡社会的那份认同。

但这一切,都不是PR能彻底带给你的,更多的,是我们对自己生活的规划。

对我们自己生命时间的尊重和珍惜。

2017年的9月,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终于来了。

你以为是PR申请通过幺?

不,是我们第二个孩子。

当妻子告诉我她又怀孕的时候,那种喜悦感是任何事情都无法超越的。

三年前,我在最不适合的时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,

在我没有能力照顾他们母子的时候,选择让一个小生命孕育,

这是我这辈子最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。

而如今,当你意识到你已经可以承担家庭的责任、可以给你所爱的人幸福的时候,

这样的一个小天使的孕育,是上天对自己奋斗拼搏的最好褒奖。

他因一张PR,差点失去了他和另一半的生活!!

我和妻子的PR是前不久刚刚通过的。

得到消息的时候,对于通过的喜悦,远不及对于我妻子孕吐的担忧。

PR已经只是我们在新加坡生活的一个路标。

我们的工作选择範围会大大减少,

我们的生活成本也会明显提高,

但其实它仍然无法改变我们的生活状态,

也无法帮我们实现那些计画却没有去完成的梦想,

无法替我们珍惜一分一秒流失的时光,

无法帮我们爱护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亲人。

我将我的新加坡这五年为PR奋斗的心路历程与各位分享,只希望我们苦苦追求的WP、EP、PR、入籍……不要让这些目标蒙蔽了我们对生活的追求。

希望每个来新加坡的人,都能幸福。

希望正在看着这篇文章的你,也是幸福的

上一篇: 下一篇: